联系律师

律师姓名:王万兵
业务手机:15122305633
电子邮箱:45605766@qq.com
执业证号:11201200510303682
所属律所:天津贤达律师事务所
联系地址:天津市河西区越秀路银河大厦1007室

您当前的位置: 律师文集> 合同纠纷> 正文

胁迫签的合同不一定就可以撤销合同

文章来源:天津合同纠纷律师   时间:2016-05-30

分享到:0

【案情】
 
2008年A公司股东谢某与B公司股东刘某分别代表公司签定一份代理协议,约好由A公司为B公司代办用地和国土手续。B公司并先期交付50万元代理费。后B公司自己办好了有关手续,但A公司一向没交还已收的45万元(A公司为办手续已经开销5万元,对此B公司予以认可)。次年A公司被吊销。谢某与别的二位股东于2011年建立了C公司。2011年7月5日晚,刘某带领20余人钳制谢某以C公司的名义签定了《债款赔偿协议书》,内容是:债款方C公司欠债款方刘某现金45万元,C公司以自行开发建造的某大厦二层门面赔偿45万元债款。后刘某于2012年12月以此协议将C公司诉至法院,恳求判令C公司归还欠款。
 
【分歧】
 
对本案中的《债款赔偿协议书》的效能确定和本案的处理有两种不一样意见。
 
(1)该合同归于可吊销合同,但因为C公司一年内没有行使吊销权,因此应当判令C公司归还45万元债款。
 
(2)该合同归于无效合同,无效合同至始无效,因此不该支撑刘某的诉请。
 
【解析】
 
本案中的《债款赔偿协议书》明显符合《合同法》第五十四条可吊销合同的构成要件,即“一方以欺诈、钳制的手法或许乘人之危,使对方在违反实在意思的情况下缔结的合同,受损害方有权恳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组织改变或许吊销”。但应当看到,尽管这份《债款赔偿协议书》是被钳制签定的,但这仅仅该合同的一个法令性质,并不扫除其他法令性质存在的也许。咱们应当全部思考案情,不能捉住一点就草率的予以定性。
 
依据《公司法》的有关规则,公司是具有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当民事责任的法令主体。2008年,谢某代表A公司和与刘某代表B公司签定的代理协议是一份合法有效的合同,合同的两边别离是A公司与B公司,而不是谢某与刘某。合同约好的权力责任的主体也亦是A公司与B公司。不管哪一方违约,另一方都能够在法令规则的期限内建议法令规则的权力。但其后谢某与其他股东建立的C公司不是该代理协议的当事人,与该协议没有任何关系。B公司不能找C公司就该协议建议权力,否则就侵害了C公司的合法权益,从而侵犯了C公司其他股东的权益。因此,刘某要求归还该45万元债款的对象过错。刘某向不是自个借款人的C公司建议债款,并以不合法的手法逼迫谢某签定债款归还合同,将C公司不该承当的45万元债款强加给C公司。刘某这一做法自身违法,违法的做法不该当受到法令的支撑。因此《债款赔偿协议书》的由来就没有现实依据和法令依据。
 
从该份《债款赔偿协议书》自身来看,尽管方式上合法。如:该协议表面上是在对等洽谈的根底上签定的,并有公司法人代表签名,加盖公司印鉴。但应当看到,刘某身为B公司的股东,应当熟知公司法对于公司作为独立民事主体的规则。明知C公司不是自己的债款人,但为达到将该债款不合法转嫁给C公司的意图,而采用逼迫的手法,获得合法的方式。依据《合同法》第五十二条,以合法方式掩盖不合法意图的合同,应当归于无效合同。
 
证据审查是司法公正的基础。依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对于民事诉讼依据的若干规则》,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时,应当就依据的来历是不是合法、内容是不是实在等要素进行全部检查。首要,《债款赔偿协议书》作为依据的来历不合法,它是当事人为到达不合法转嫁债款的意图而以逼迫手法获得的。其次,该份《债款赔偿协议书》内容不实在,C公司至始至终没有欠B公司45万元。债款能够因为某一法令现实而发作,而能够因为债款搬运而发作。但C公司建立于该债款发作以后,不可能因为与B公司之间发生法律关系而产生该债务。其后也没有与B公司之间有转移债款的约定。因此《债款赔偿协议书》称的:“债款方C公司欠债款方刘某现金45万元”是不实在的。依据以上因素,法庭在审理该案时,应当对该《债款赔偿协议书》不予采用。
 
因为中国《合同法》对合同效能的规则姑且对比模糊,缺乏清晰的确定标准。我们认为,在合同效力的认定时,有必要依据合同的不一样种类加以区别。如本案中的《债款赔偿协议书》是单务合同,C公司仅仅承当责任,而不享有权力,因此在对该合同效力予以确定时,应当更充分的思考到民法中的“帝王法则”诚信准则和合同法的核心意思自治准则,从而对合同效能的确定标准愈加严厉。但这有待于立法上逐步完善。

电话联系

  • 15122305633